贰花忘春

作业写不完但还是想写文,看了这么多年了,我是忍受不住了!我要写文!

【全职】【男神X你】一个老流氓和死傲娇的故事

#王杰希#
#各种人称改了又改#
#第三人称(有名字)#
       六月的夜风有点儿燥。
       刚刚参加完高中同学的毕业聚会,魏何恍恍惚惚地走在回家的路上。
       就这样结束了啊。
       三年。
       魏何好面子,强装了一晚的淡然自若,情绪却是被压的更沉重了。
       掏出手机来看了眼时间,把各种消息通知一条条地划走,看见了最底下的一条QQ信息,是王杰希发来的。
       “考完了?”
       “怎么样?”
       真是讨厌啊,上来就谈这么严肃的话题,可心里却是有着不少欢喜。
       认真斟酌了一下语气,魏何回了条语音。
       “能怎么样啊……也就那样呗……唉……今天我们……有……聚会……嗯……”
       总觉得有好多话要说,但是面对着他的名字,就又感觉变得小心翼翼,无从说起。多说还是少说,揣测着他大概会怎么想,啧,真是……
        魏何自暴自弃地留下了一段长长的呼吸,然后松手,看着文字泡发送出去,又有点后悔,想着要不要撤回,算了吧,算了吧,就这样吧,我怎样也是无关紧要的吧。
        “啊……小区里还是很黑啊……”
        加了一句,魏何迅速锁屏把手机摁进口袋里。有点儿激动,又怕失望。

        王杰希是魏何的前前前同桌,在他还没去微草之前。
        当时刚分完文理班,两人在文科班,班主任给了班上为数不多的男生选择同桌的机会。这是体现个人魅力的最好时刻,女生们都如狼似虎地盯着讲台上的男生们。魏何在走神,所以当王杰希说要选她当同桌时,她木愣愣地抬头,撞上了王杰希的笑眼,好像没什么不对。
       魏何一边将书包怼进桌洞,一边问王杰希,
       “啥啊?选我?你觉得咱俩这身高搭配……不尴尬吗……”
       听着旁边的人轻笑一声,
       “看你可爱。”
       哈!好小伙子,有眼光!魏何兴奋地有点儿手抖,果然我还是很有魅力的啊!
       调整了一下表情,挑眉看了看他。
       “可别,我哪儿担得起啊……学霸你……怎么有心情来文科班啊……”
       是的,王杰希是妥妥的学霸,年级前五的那种。
       “我想去微草,打职业……文科班轻松啊,事儿少。”
       一口老血卡在嗓子眼儿。
       “行行行,学霸你开心就好……开心就好。”
       前座自来熟的妹子听了也笑的不行,回头开始跟两人聊天。魏何虽然嘴炮比较厉害,但跟不熟的人就无口,前座女生这么一来,一会儿大家就已经老铁互称了。王杰希也不是想象中那种一丝不苟的学霸形象,倒是平易近人。
       反正就是这么一来二去的……就出问题了……

        学校义卖节,魏何和前座牵着小手乱逛。拉着小仙女软软的手,魏何感觉自己就是人生赢家啊……感觉自己要弯掉了啊……嘿嘿嘿……然而没走两步前座就让他男朋友给扯走了。真是气啊,没有妹子逛街还有什么意义,天又这么热,人又那么多。魏何挤出重重包围,到了空旷的操场边儿上。然后就看见王杰希不知道从哪儿就晃晃悠悠地走过来了。
       魏何见了他,油腻腻地打趣道,
       “呦~杰哥~你不是咱班搞得第三产业吗~你怎么~不去给人代打荣耀~怎么出来了~”
       王杰希的小眼翻了个白眼,
       “你没买东西?不应该啊……”
       “哎呦,我这不是最近吃土吗……怎么?要不你给我买束花?”
       “行啊,来!”
       王杰希二话不说就应了,绕过魏何,顺手撸了一把毛儿。魏何脸上有点儿烧,毕竟王杰希是第一个这么做的这么亲密的男生。
有点儿尴尬啊……
       魏何结结巴巴开口了
       “不用了啊……我就说说……你你你……你忙你的……”
       最后花是买了,搞得魏何也有点儿心猿意马的,胡思乱想了一通,但回头也没再放在心上。

        一次考试,魏何和王杰希在一个考场,英语考试是魏何最顺手的,早早做完了,一抬头发现王杰希正好在往后看,两人一对视,王杰希就开始笑,魏何本来是想保持一副冷漠脸,以提醒王杰希现在怎么说也是在考试,别搞得一副作弊的样子。但就这么看了不到五秒,就绷不住了,魏何别开脸撑住脑袋偷笑,莫名其妙就越笑越开心,悄悄看一眼王杰希,发现他还是保持这回头的动作看着自己笑,再看还是……
        不知道过了多久,魏何觉得自己笑不出来了,有问题了,完了,问题大了,王杰希那个眼神……这么温柔……好像还有点……宠溺的感觉……
        完了……这算是玩儿脱了?
        毕竟魏何单身十多年,连男生的手都没拉过,虽然内心放荡,但见到一般男生就紧张尴尬到说不大出来,王杰希是跟她玩儿的最好的一个男生了,两个人以互怼为乐趣,并以此作为尊严的斗争,每次在人前把对方怼的说不出话来,都能美得上天。魏何还时不时地跟王杰希开些非常幼稚的玩笑,比如趁他喝水时推他一把啊,但她乐在其中。
        魏何是真心把他当朋友了。
        按说王杰希学习那么好,长得也挺帅气,不少小姑娘也暗恋她,没有点儿心思也不对了。但就是不对了,时候不对了,魏何有喜欢的人了,隔壁班的小校草。校草脸是没的说,但人呢……女朋友交了大半个学校……痞里痞气的,学习也不怎么样,成天逃课打球,但魏何就莫名固执地喜欢他。
       魏何这个诡异的性格这么多年了,各种男神一个也没勾搭上,怎么就吸引了王杰希她自己也有点儿搞不懂。能怎么办呢,很绝望啊,假装不知道不清楚不明白。果然还是应该稍微保持点距离啊……魏何觉得,王杰希这么鬼,他估计已经知道自己已经感觉出什么来了,不好弄啊……
        果然,这边魏何还没准备好,王杰希已经开始“攻略”了。以前互怼的时候明明挺好的啊,现在只剩下魏何怼王杰希,后者一脸带着宠溺意味的微笑,静静地看着她,也不说话。前座开始呦呦地起哄,王杰希默认了,魏何生硬地扯开话题,然后恶狠狠看着前桌,但前座有王杰希撑腰,不知道两人做过什么py交易,丝毫不怕魏何的威胁,笑嘻嘻地帮王杰希调戏。
        然后王杰希跟她扯皮的时候她就嗯嗯啊啊的应着,不敢抬头看他。

       这天魏何写着题,余光瞄见王杰希把手伸过来了,激动得差点儿跳起来。王杰希愣了一下,失笑,
       “你衣服上有头发。”
       魏何往一边儿躲了躲,
      “啊呀头发啊……没什么……别管了……”
      但王杰希目光炯炯地,盯得她发毛,
      “我自己弄……好吧……”
       然后在身上胡乱摸了摸,想糊弄过去。王杰希终究还是伸出手,轻轻拿下她帽子边上的一根头发,魏何小心翼翼撇他一眼,他脸上已经没了笑。
       他知道了吧……那就这样吧……
       王杰希收敛了很多,前座也不怎么当面起哄两人了,但有时候魏何看到她和王杰希窃窃私语,然后看到自己时又露出个意味深长的表情。魏何觉得自己更烦躁了。

        这么僵硬地维持了一个月。
        一天周五放学,前座盛情邀请了王杰希和魏何还有两个平时关系都不错的女生一起回家。魏何也不好拒绝,想这么多人一起他也不能怎么样,但就他一个男生,他自己真的不尴尬吗……
       想了想,问前座道,
      “你男朋友呢?”
      “他们学生会开会,不管他了!”
       几个女生并排走在不是很宽的人行道上左碰右撞的,魏何刻意往边上靠了靠,是怕王杰希走在自己旁边大家都尴尬。王杰希自己走在后面时不时也掺和几句,大家笑的前仰后合的,魏何也就放松了警惕,跟着傻笑起来,放在身侧的手不经意间往后一摆,好像碰到了谁。碰到了谁……还能有谁呢,王杰希……魏何感觉出来了,绷紧了身体,王杰希想来牵她的手,两人之间的气氛忽然就变得古怪起来了。
        这个人啊……永远搞不懂他在想什么……
        一整个周末,魏何发呆的时候,总会为王杰希这件事苦恼,想想他们说,当你忍不住总想一个人的时候,那你大概是喜欢上他了……是吗……是吗……我明明有喜欢的人啊……但是面对王杰希又好像不能完全狠下心来啊……怎么办……

       王杰希周一没有来。魏何的好奇心快要爆炸了,但她又不想去问王杰希,问前座呢,她也说不知道……这天晚上魏何面对着与王杰希的对话框纠结,他的消息忽然就发来了,
       “我要去微草了。”
       “你认真的啊?”
       “嗯是”
       “我以为你是说说啊……你学习这么好,走了多可惜啊……”
       “没什么……我喜欢荣耀。”
       “那你加油吧”

       这么快啊……
       第二天魏何心不在焉地去上学,在楼梯拐角上,迎面撞上了王杰希,他笑了笑,两个人一言不发,王杰希终于开口,
       “你就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了?”
       魏何嘴快过大脑,
       “没了……”

        后来老师给魏何换了个同桌。这天魏何列完数学题的式子,自然地问了一句,
        “第一问得多少?”
        “啊?”新同桌一脸蒙逼。
         魏何沉默了一下,
        “好吧,之前王杰希在的时候……”
        “我的好姐姐,你这几天天提了他几次了啊……你果然?是不是?啊?喜欢他?”
        “什么果然?”
        “我们都这么觉得啊……你们两个……嗯……嗯……”
        可能吧。真的。

        我好像真的喜欢你啊,王杰希。

        回了家,爸妈都出差了,魏何洗了个澡,准备睡觉,擦着头发,拿起手机,五个未接,王杰希的,还没来得及想他要搞什么事情,电话又来了,魏何接起来,
       “喂?”
       “你下楼。”
       “啥……干嘛啊……”
       “我等你。”
       魏何冲到落地窗前,扒着玻璃往下看,但楼下黑漆漆的,路灯根本不亮,什么也看不见,只有自己傻傻逼逼的身影在玻璃上。
      “你怎么来了?你从哪儿来的?”
      “微草。”
      天那天那。魏何家在城南,微草在西北。
      “你……”
      “你不是说楼下黑吗?”
      “那你过来陪我的?”魏何有点哭笑不得,“你在想什么啊……”
      “我在想你。”







不写了不写了,就这样吧。
每次写文都欢欢喜喜开头,写到最后就后悔了。
真的好累啊!
我对不起大家,对不起眼厨……
自己都没眼看啊……
依旧不要脸狂打tag
谢谢你们٩(๑❛ᴗ❛๑)۶



评论(3)

热度(71)